博雅斗地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2|回复: 0

东北VS扬州,谁是中国搓澡界的大哥?南方人体验北方搓澡后报警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9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381
发表于 2020-10-9 08: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扬州:搓澡神话的背后






去年夏天的热搜里,有一位名叫金尚燮的韩国人,他年入百万,靠的却是看似难登大雅之堂的搓澡手艺


这位韩国的王牌搓澡师将这份工作一干就是将近四十年,当问到他的秘诀时,他说搓澡是一门艺术,每个来搓澡的身体都是一件艺术品。







搓个澡而已,怎么就扯上艺术了?怕不是有点故作神秘吧。


您还真别说,把搓澡当成艺术的,绝不是随口胡诌,不过这根源可就在咱们中国了。



01

搓澡还分南北

中国的澡堂文化自古有之,相传搓澡最早起源于南朝梁武帝时期,作为一门手艺,被传承到了今天。


只不过,在搓澡这件事上,江湖上的南北派别之争始终都没有停止过,和咸甜口的豆腐脑粽子之类的一样,能让南北两派瞬间急眼。







对很多人来说,搓澡无非是能搓下身上的灰泥,加上澡堂子的蒸汽,到最后出门,那叫一个清爽畅快。


所以,只有力道足了,才算得上是搓澡。


这也是以沈阳为中心辐射东三省的北派一直看不上以扬州独领风骚的南派的原因,总觉得南派磨磨唧唧、腻腻歪歪,“轻描淡写”的,怎么能搓得干净呢?


但是,南派觉得北派搓澡跟受刑似的,压着皮肤和筋骨生搓,眼看着就要秃噜皮了,一阵腥风血雨过后,弄得身上通红不说,更是有失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含蓄。







这不,前不久辽宁就有一位来自南方的男子,因受不了东北搓澡的力道而竟然报警了,声称感受到了“骨肉分离”,无奈最终以搓澡师傅赔偿100元而告终,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了。



02

南北之争终结于扬州

虽然搓澡这事确实是在北方发扬光大的,但纵观这么多年来搓澡行业的发展,我们能看出来,全国人的背,都逃不过扬州师父的手掌心。


要说“东北洗浴中心的搓澡区是扬州人的天下”,可一点都不为过。







东北气候干燥,人身上代谢掉的皮屑多,因此北派的搓澡以干净为主,而这个将搓澡上升到享受和艺术的就是南派的扬州搓澡了。


就连当年的乾隆皇帝体验过扬州搓澡后,都题词道:“扬州搓背,天下一绝,修脚之功乃肉上雕花也。”


随后也出现了不少百年的老字号澡堂,直到今天,扬州的搓澡师傅已经能走出国门进行交流传艺了。


归根究底,扬州搓澡如此的名气是离不开他们特有的“秘籍”的。







除了基本的卫生和安全,对擦洗流程和技术水平也有更高的要求,比如传说中的“四轻四重四周到”,现在已经升级成了"八轻八重八周到"


八轻:阴面轻、腹部轻、五官轻、腋部轻、喉头轻、乳头轻、内侧轻、无湿气轻。


八重:阳面重、膀臂重、臀部重、额部重、胸肌重、四肢重、背面重、湿气重。


八周到:对老年人要周到、对婴幼儿要周到、对体弱者要周到、对残疾人要周到、对晕池者要周到、对伤病者要周到、对醉酒者要周到、对脚气者要周到。







除了针对不同的部位,巧妙地转换不同的力道,杨洲搓澡的精髓中还有一个“敲”字。


搓完澡之后,师傅的手指会在背上敲打。


他们的双手时而分开时而闭合,像两只律动的蝴蝶,在顾客的身体上演奏着不同风格的打击乐,错落有致,韵律独特,如万马奔腾,别说感受了,光听着就很舒爽。


难怪有人会说,每个搓澡师傅,心里都住着一个架子鼓。







这巧妙地力道、熟稔的手法,再加上体贴的服务等,这所有的一切最终造就了扬州搓澡经久不衰的秘法。


全国三线以上的城市,只要有浴池,基本上都会有从扬州来的搓澡师傅。



03

扬州搓澡胜出靠的是传承

作为搓澡之乡的扬州,它的澡堂历史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久很多,最早可以追溯到战国的时候。


1993年,扬州北郊的战国墓葬中就出现了扬州历史上最早的浴盆,可见早在那时,扬州就已经有了沐浴之风。







而到了汉代,出现了扬州沐浴文化上的第一个高峰——汉武帝将沐浴写进了法律,让当时的官员们每五日休假一天专门去沐浴。


到了宋代,扬州毕竟是商贾云集的富庶之地,随着遍地的烟花柳巷,公共澡堂也逐渐流行到了百姓中间。


曾经做过扬州太守的宋代文学家苏轼,也经常找人搓背,更是赋诗一首:“水垢何曾相受,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擦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


扬州搓澡最鼎盛的时期就是乾隆微服江南前后的明清时期了。随着当时的大运河吞吐天下盐粮,扬州作为重要集散地,盛极一时,澡堂业也因此成为了声名远播的扬州特色。







改革开放80年代,随着芬兰桑拿的兴起,起初的老扬州搓澡从上海老国营浴室开始,逐渐北上,扩散到东北,最终覆盖全国。


据统计,2001年,扬州朴席镇全镇3.6万人口中有8000多人在全国各地搓澡谋生。一年往朴席镇邮寄回的钱,竟有5亿之多,其中田圩村有400多户人家,几乎都在大连干过搓澡,因此也被称为“大连村”。



04

扬州人的可贵

扬州人之所以能把搓澡做成一个品牌,无非是说明扬州人讲究生活品质,还有扬州人骨子里的细腻与讲究。


突出的表现在于除了搓澡,饮食也是扬州的一大特色。







都说“天下美食,吃在扬州”,扬州的美食,不仅做得精细,吃也要精细,不然,一份早茶怎么能从上午一直吃到中午呢?


再比如蟹黄汤包,皮薄如纸,吹弹可破,吃的时候更要“轻轻提,慢慢吸,先开窗,后喝汤”,极其讲究。还有细如马尾、一根不断的烫干丝,细切粗斩、肥瘦相伴的狮子头,清爽香鲜、筋道爽滑的阳春面……


全国人民都爱吃,但能吃得这么讲究、这么精细的,也只有扬州人了。


正因为这份讲究的人文情怀,让扬州成了个浪漫而有学识的地方。







有太多我们熟悉的名人都来自这里,例如董仲舒、张若虚、秦观、石涛、扬州八怪、阮元,近些时候的还有汪曾祺、黄鸣龙、夏书章、星云大师等。


就算是今天,扬州籍或曾在扬州学习工作的院士,也有近百人,不愧是人杰地灵。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杨柳依依,看不尽的琼花深处是李白送别孟浩然的背影;晚秋月夜,二十四桥上是杜牧与袅袅萧声悠然;淡茶轻香,是朱自清对故土的深深眷恋。




而这所有的荣极一时,都离不开扬州繁盛的经济,毕竟谁也不会“饿着肚子去搓澡”,在吃得讲究之前也要先吃饱。


古人云:“煮钱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说得是扬州的“盐业”。


西汉初年,吴王刘濞“即山铸钱,煮海为盐”,使吴国国用饶足,抗衡中央;


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后,又刺激了依赖盐业为主的漕运,食盐外运,养活了一大批盐商。







从西汉一直到康雍乾盛世,盐运、漕运一直都是扬州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


所幸这些盐商们大多都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尽管在生活上有些奢靡,但对于教育、文化、艺术等等方面的扶持他们也从不吝啬。


在《扬州园林品赏录》中记述,康乾时的扬州园林274处,而其中有近40%为盐商所建。


此外,我们所熟知的杰出小说家吴敬梓,竟是受了盐商程晋芳的资助才有了之后的成就。







还有现存各类古书秘籍、稀世字画,也多有两淮盐商们的贡献。也因此,乾隆下令贮藏《四库全书》的七处之一就有扬州的文汇阁。


扬州的辉煌,自然是离不开盐商们的乐善好施,和各界人士的倾囊相助,但盐业终会落没,时代也在变更。


是否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原因让扬州这个世界美食之都、也是东亚文化之都的存在感如此之强?


对扬州来说,春秋时的夫差和汉代的刘濞都有着难以估量的贡献,但他们二人在历史上的结局都不是很好,也都因某些原因而为后人诟病,但扬州人依然愿意立庙祭祀,将他们奉为财神。







同样,为隋炀帝也修陵立碑,不以其功抵过,也不因过掩功。


这种待人宽容、开放的心态,让扬州更能甩开所谓的历史包袱,接触新鲜事物,人才不断井喷,带动了扬州的经济发展。


然后在别的地方还在求生存的时候,扬州已经开始了对生活品质量的追求。


或许,这就是答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